• <tt id="sjd8b"><form id="sjd8b"></form></tt>
    1. <rt id="sjd8b"><nav id="sjd8b"></nav></rt>
      <rt id="sjd8b"></rt>

    2. 歲月匆匆,一轉眼確是人到中年。冬日我喜歡臨窗而坐,透著窗外蒙蒙的細雨,在細細地咀嚼著歲月的過往。誰也沒有想到,自己的一生與酒結緣,并且一干就是三十年。三十年前,自己剛出校門,一次偶然的機會,進了當地的一家酒企,這家酒企在江蘇乃至全國都很有名氣,著名的“三溝一河”,就是其中之一。進了湯溝酒廠,自然天天離不開酒了。和朋友聚在一起時,談得最多的就是酒,每次也能喝上二、三量。談起喝酒,祖、父輩們大多都與酒無緣。我的爹爹,父親都不善飲酒。唯有奶奶還能飲上兩小杯酒。在那泛黃的記憶中,村東邊的小爹對酒卻非常偏愛,可以說喝了一輩子的酒。每天我上學時走他家時,都會看見他一人坐在桌邊,一碟小菜邊上放一壺酒。一個人嘖嘖地喝了起來,有酒不談菜,才是真正的飲酒之人。小爹他就是這樣,一盤蘿卜干,二兩酒照樣喝下去。條件許可的情況下,一天能達到兩頓。有時早上也會喝一點,特別是遇到有人陪他喝時,他喝得更酣暢淋漓。計劃經濟年代,那時候雖然離酒廠很近,可生產出酒都要計劃供應,所以喝的都是外地供應的紅薯酒。

      賣酒的活兒印象中都是三叔干的,他去湯溝街上去買,小爹從穿在里面的口袋中,從裹了幾層的方手巾中,掏出幾毛錢交給了三叔,他拎著一酒壺,就去街上買酒了。賣酒的是一家叫吳家小店,店面不大,但店的位置較好,處在街中心。走進小店馬上就能聞到醬菜的味道。小店里有針線百貨。 還有饞人的餅干、條酥。所以小時最大的愿望是當個小店掌柜的。小店的柜臺下有三個酒壇。厚厚的酒枕頭蓋住壇口,拿開的一瞬間,滿屋酒香。盛酒的酒端子伸進壇中,一酒端子盛上酒再倒進酒壺中,不多不少,剛好三兩,比秤稱還準確。那時候我們還很好奇,頭伸到壇口會向里面望望。那強烈的酒氣直沖向你的鼻腔。俗話說:“山干沖”,那可真不假,沖得整個人直朝后面仰,沒想到這神奇的酒陪伴我三十年。

      剛進酒廠上班被分配到釀酒車間工作,那整天接觸到酒了。上班時從家里叫母親炒上一,兩個菜,再帶點米,菜和盒飯就放在酒甑上蒸,工人們各自把自己帶的菜放在一起,幾個人一群,席地而坐,圍在一起就喝開了,當然喝的都是自己釀的好酒。氣氛是熱烈的,大家以誠相待,其樂融融,喝完后稍休息一會就開始工作了。冬天,還會有同事從湯溝街上買來“狗肉凍”,那是當地的一大特色,它的做法很有講究,香噴噴的狗肉把它切碎,再放入原汁原味的狗肉湯,再加入蔥姜等輔料,放在外面冷凍起來,那時我記得很清楚,每當上班空閑的時候,我會約上幾個處得要好的同事,去街上買上半斤“狗肉凍”,然后到酒廠大門對面的小飯館里喝上幾杯。一瓶湯溝大曲再點個炒肉絲、小雜魚、燒雜燴幾個菜,要花費二十多元錢。那時一個月的工資才七十多,大家也喝得面紅耳赤的。飯店的老板是一位周姓老板,長得白白胖胖的,脖子上掛著毛巾,邊擦著汗邊炒著菜,散養的肥豬哼哼嘰嘰地拱到炒菜的爐子旁,周老板很熟練的拿起炒菜的鏟子,使勁地在豬頭上拍了兩下,豬嚎叫著跑向遠處,把酒香和菜香攪得在不大的飯館上空縈繞著,久久不能散去。后來在酒廠從事銷售工作,接觸的人更多了,應酬也多了起來,總認為人家來了,來的都是客,不把人家喝足喝好,就是不盡人情。那時候,我也禁不住酒香的誘惑,也開始嘗試喝點。但總是點到為止,不敢酣醉。記憶中有幾次醉酒的經歷,那時總想把對方喝趴下。但終究敵不過人家,落得落荒而逃。我是個不會喝酒之人,人家是一對一的喝,我是和一桌人喝,當然敵不過人家了。三十年來遇到許多真性情的,但喝來喝去酒中滋味到現在也說不清楚。酒席場就是一個生活大舞臺,和朋友在一起喝,酒就是濃烈醇厚的。和愛人喝那是綿長的,和家人喝那是快樂的。所以叫你把酒做一個總的概括,很難說清楚,過中味道只有身臨其境的人才有更深刻的體會。

      三十年,彈指一揮間。我從開始的喝不了,到現在的能喝一點,從中也品嘗了許多人生的滋味,收獲了許多人生的感悟。酒的提煉要斬頭去尾,酒的成熟要儲存窖藏,再到飲入,飲酒里面還要談詩詞歌賦,還要講風花雪月,還要贊俠肝義膽,這個復雜的過程,就象歲月長河里五彩斑斕的浪花。有時濃烈,有時綿柔,有時和風細雨,有時剛烈不馴。有人說歲月如酒,那真是恰如其分的表達。(宋長生)作者單位: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。聯系電話:13815629807

      作者簡介:宋長生,男,漢族,1965年8月25日出生,中共黨員,現供職于江蘇湯溝兩相和酒業有限公司,曾任單位團委書記、宣傳科長等職,在全國各類報刊上曾發表新聞作品300余篇。2009年開始散文、小小說創作,散見于報端。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,在字里行間中用心去傾訴,尋找一片寧靜的天空。

      万博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