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sjd8b"><form id="sjd8b"></form></tt>
    1. <rt id="sjd8b"><nav id="sjd8b"></nav></rt>
      <rt id="sjd8b"></rt>
    2.   疫情面前,社區書記高亮與家逆行,在第一線指揮,堅決把好泰安社區的“大門”,給泰安社區居民營造健康的呼吸空間。

        2月4日,高亮接到四平東站接人的通知,有自稱李某濤和閆某某的2個人從北京回來,要回泰安社區A樓1單元的家,電話里李某對社區書記態度非常惡劣,不但惡語相加還揚言去投訴。通過幾輪的排查,社區對居民家的情況了如指掌,根本沒有這戶人,通過與李某濤通電話及問詢,該人漏洞百出,說他夫妻與姐姐一家同住一室,但是高亮立刻反駁他,該戶38平米的住房,根本住不下5口人,最后高亮與其姐姐取得聯系,原來李某夫婦家住梨樹,其姐姐住泰安社區,為了避免在東站多等,編出在姐姐家居住的謊言,打算到泰安歇個腳,然后再偷偷溜回梨樹。高亮立刻打電話拒接,避免了一起管控事件發生。

      2月17日早5點多,高亮接到火車站卡點電話,一聲“老姑,我要回家”讓高亮的心久久不能平靜。從河南回平的居民侯某要回泰安社區,侯某是高亮外甥的發小,平時總“老姑、老姑”的叫著,高亮對侯某十分了解,該人戶籍在泰安社區,但沒有住房,通過詢問,侯某說要住在A號樓的嬸嬸家,高亮立刻與其嬸嬸取得聯系,告知侯某屬于B類人員,必須全家隔離14天,讓其嬸嬸慎重考慮,其嬸嬸表示家里愛人和孩子都身體不好,拒絕接受,后來侯某被鐵西接走,但是也沒收留,最后被安置到白玉蘭賓館進行隔離。為了居民的安全,泰安社區歡迎居民回家,但是不是社區的居民,高亮“六親不認”、“拒之千里”。

      為了第一時間指揮“戰役”,高亮和副書記十天十夜沒有回家,有時每天只睡3-4小時,就連正月十五也是在社區度過了一個沒有元宵的元宵節。社區兩委成員,復轉軍人和協理員紛紛勸說兩人回家休息,有他們在一線防控,請書記放心,再輪流作戰身體遲早會累垮的。高亮的身體不好,一年前才做完開腹手術,婆婆患肺癌,病情不穩定,老公天天打電話問什么時候回家,高亮告訴老公“疫情嚴重、社區和居民都需要我,你照顧好媽和孩子,等疫情控制住了我就回家”。她坐陣指揮,安排社區全盤防控工作;她身先士卒---看守密接者趙某平、為隔離者送外賣、送勞士公司垃圾箱、與外省回平人員對接,是與“病毒”接觸最密切的“密接者”。

      高亮帶隊到密接者家走訪

      高亮組織布置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向區委書記劉興禹匯報泰安社區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向區長于荔欣匯報泰安社區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向副區長張健匯報泰安社區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向北門街書記李碩、主任李晶匯報泰安社區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在轄區居民樓噴撒生石灰消毒,受到區長的贊同

      市政協毛書記、劉科長到泰安社區檢查指導疫情防控工作

      高亮陪同區長、北門街書記到包保單位區應急管理局卡口查看疫情防控

      2月5日開始對小區實行封閉管理

      高亮帶領她的泰安團隊貪黑完成小區出口隔離工作

      天微亮,還很冷,自己還沒吃早餐,卻忙著為卡點值班人員送去熱乎乎的煮雞蛋。

      寒冷的早晨,為卡點的美女送去煮雞蛋,兩人都眼含熱淚,一切盡在不言中……

      指導卡點人員對居民出入管控

      到卡點站崗值班,防止居民隨意出入

      為居家隔離人員購買生活品

      為卡點人員送光明送溫暖

      填寫樓道消殺記錄

      張貼疫情防控公告

      歡迎外省返平人員回家

      到密接人員家中為其測量體溫

      天空飄著鵝毛大雪,親力親為搬運貨物

      踮起腳尖,用勁全力,將喇叭高高擎起,同時擎起來的是責任是擔當

      懸掛疫情防控條幅

      紅十字會海上虎分隊被高亮的人格魅力感染,送來消殺工具-噴壺

      大學生志愿者團隊為社區添磚加瓦

      為奮戰在鐵東區疫情防控一線市直部門黨員干部發放感謝信

      帶領巡邏隊開展夜巡工作

      到卡點看望疫情防控值勤人員

      為卡點值勤人員送溫暖

      張貼返平人員主動到社區登記的公告

      帶領著社區巾幗巡邏宣傳隊,最美的“逆行者”

        任何困難都壓不倒堅強的泰安人, 我們眾志成城、萬眾一心,一定能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疫情防控阻擊戰。 

       疫情無情,人間有愛。在這場沒有硝煙、看不見敵人的戰斗中,高亮書記在抗疫一線的身影,讓人肅然起敬!

      万博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