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sjd8b"><form id="sjd8b"></form></tt>
    1. <rt id="sjd8b"><nav id="sjd8b"></nav></rt>
      <rt id="sjd8b"></rt>
    2. 我為什么打你

        前幾天,看了《少年的你》,我數度淚濕眼眶。寂靜的冬夜,躺在溫暖的被子里久久不能成眠,腦海中不斷放映著影片中那些斑駁、陰暗、絕望的片段,即使最后結局不錯,但那一點欣慰并不能驅散電影大部分內容所帶來的黑暗。

        作為家長,我們應該怎樣保護我們的孩子不受欺凌?我們應該怎樣教育我們的孩子心存善良、仁愛,不欺凌別人?在平時孩子的成長和教育中,我們是否給予了孩子陽光般的關愛和呵護?我們是否給予了孩子足夠的尊重和體諒?我們是否對孩子有足夠的了解?孩子從我們這里是否獲得了足夠的安全感?

        作為老師,我們是否真正把育人放在第一位,在學做人上給與學生積極的引導和教育? 在平時的工作中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耐心和細心,關注到學生的不良情緒和不易發現的變化?在“校園凌霸”依然存在的今天,我有沒有教給學生有勇氣說“不”的方法?我們有沒有走進學生內心,成為學生面對問題時的依靠和和朋友?

      多年前,我曾在一所農村初中任教,我的班上就發生了“校園霸凌”,這件事情的枝細末節我至今歷歷在目。

      那時,我帶八(2)班的班主任兼語文老師。班里有幾個男生經常混在一起,這幾個男生長相帥氣,家境寬裕,所以比較傲氣,慢慢地就有了一些霸氣,成了一個小幫派,時不時讓別人洗洗碗,倒倒水,疊疊被,掃掃地……這些我有所耳聞,所以在晚自習之前的班級總結時,我總是旁敲側擊地批評他們,我還經常找同學了解情況,可是一些被自愿的同學總是不愿意承認這些,我也只好作罷。

      一天午休時,我提前進教室,發現坐在第一排的小個子男生王忠正趴在桌子上低聲啜泣。我把他喊出教室,問他情況,他一下子“哇”地大聲哭起來,我感覺事情不妙,把他叫到辦公室詢問詳情,待他稍微平靜后,他講述了自己的遭遇。原來心直口快的他,覺得那幾個男生欺人太甚,不想幫他們買東西、倒洗腳水,就絮叨幾句。終于,昨天晚上被幫派中最厲害的李凱打了——晚上熄燈之后,李凱先扇了王忠兩耳光,然后讓寢室另外幾名同學每人再扇他兩巴掌,有五名同學效仿了,還有兩名沒有參與,被打的王忠捂在被子里哭疲倦了才睡去。

      第二天早上,他沒有告訴我,也沒有其他同學告訴我寢室里發生的一切,晨跑時他站在第一個,一臉的不悅,紅腫的雙眼,我居然沒有察覺!他帶著憂傷上了半天課,直到中午趴在桌子上,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憤……聽著他的哭訴,我氣得咬牙切齒,馬上到教室找同學一一了解情況,我把相關的同學一個一個叫到辦公室,(除了李凱)我先盤問,然后讓他們把自己的所作所為寫下來。看著這些證據,我心痛如割,為這個有點反抗精神而被打的小個子王忠,為自己作為班主任不能為班里的學生提供安全溫馨的學習生活環境,為那些明哲保生、膽小怕事的男生。        

        我有一種挫敗感,失敗,失落,悲憤,氣憤!我調整了自己的情緒,下午第一節課是我的語文課,我要審案。        

        午休結束后,部分同學到操場上活動去了,我提前進了教室。看著我鐵青的臉,呆在教室的同學不敢妄動。預備鈴響后,我宛如一個威嚴的法官站在講臺前審理這起“暴力事件”。當事人王忠站我左邊,五個參與者站在我右邊,他們對參與打人的事情供認不諱,都低著頭感到很慚愧。上課鈴響后,李凱和另外一名同學才跑到教室門口喊“報告”,我盯著李凱——用那種犀利的眼神。他也看著我,臉沒有紅,也沒有煞白,很平靜;目光沒有躲閃,也沒有游移,直視著我。我就不相信——看著眼前的陣勢,他就居然沒有反應?!我不得不對他刮目相看了!我讓他進教室,站在我旁邊,我問他:“你為什么打王忠?”他說了一句讓我很吃驚的話:“我沒打他!”另外五個同學都承認了,并且就站在他旁邊,王忠的眼淚還在往下淌,他居然說沒打!我壓抑住心中的怒火,當面對質——先讓王忠講事情的經過,再讓其他五名同學講事情的經過,他們都說到李凱狠扇的那幾巴掌。我心想:這下你無話可說了吧!我厲聲說道:“怎么樣?他們說的都是事實吧!”“他們打王忠了,我沒打!”他還振振有詞地狡辯。我“啪”的一巴掌扇在了李凱的臉上,所有的同學都被我這一舉動驚呆了!頓時,我臉紅身躁,全身的血液都往上涌,心里怦怦直跳。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做,這一巴掌打得很重,這一巴掌包含我的怒氣,這一巴掌表明我的無奈!教書這么多年,我見過這么狠的學生,但我沒見過這么無賴的學生!教室里很安靜,空氣中彌漫著涼氣——透心的涼氣。李凱的臉上清晰地現出五個手指印,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,沒有哭,沒有跑。我的心情很復雜,很矛盾,我突然感覺到自己的無助而無能!

        下課鈴響了,我把他帶到了政教處——我需要援助。在政教主任的心理輔導下,在經驗豐富的班主任的引導下,我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,李凱也認識到自己的錯誤。李凱的父母常年在上海打工,他一直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父母總覺得虧欠孩子,所以一味的在經濟上滿足他,他能穿上大家都羨慕的阿迪,每天吃著可比克,他用錢籠絡幾個“哥們”,用拳頭給自己安全感。

      他的內心我從未走進,他的孤獨不被任何人知曉。從那以后,我對他多了些關注——有意無意地夸他投籃的樣子酷,字比以前寫的好,床鋪很整齊;我和他父母通電話,讓他們多打電話和孩子聊天,談談彼此的工作和學習;我到他家去了,和爺爺奶奶聊聊他在學校的進步……

      新學期,我讓他當了寢室長和勞動委員,他能以身作則,能和同學們和睦相處。

      拍畢業照時,王忠非要拽著李凱拍一張特寫,鏡頭下,兩人笑得很燦爛。

        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了,現在想起來,我還會有熱血沸騰的感覺。正如畢淑敏所言,父母教育孩子,在所有的苦口婆心都宣告失敗,在所有的夸獎、批評、以及獎賞都無以建樹之后,也許會拿出最后的武器——毆打。假如你去摸火苗,火焰灼痛你的手指,這種體驗將使你一生不會再去撫摸這種橙紅色抖動如綢的精靈。我想對學生們說,老師希望虛偽、懦弱、殘忍、狡詐這些最骯臟的品質,當你初次與他們接觸時,就感到切膚的疼痛,從此與他們永世隔絕。

      万博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