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sjd8b"><form id="sjd8b"></form></tt>
    1. <rt id="sjd8b"><nav id="sjd8b"></nav></rt>
      <rt id="sjd8b"></rt>
    2. 麻葉子

        下鄉去毛市,在一戶人家門口的曬席上,晾曬著一些攤成片的圓狀薄餅。一位爹爹手拿蒲扇,從里屋走出來,扇子上覆一塊紗布,紗布上一片冒著熱氣的薄餅,被爹爹呼呼用扇子啪的一聲,甩在席子上,動作嫻熟,看得人眼睛一花。

      同行的人說是豆皮子,還說這豆皮子的顏色好看,想必里面加了豌豆。我伸出鼻子聞了聞,好像沒有聞到豌豆的香味,等爹爹第二次從屋里出來,我問爹爹,這是什么?爹爹粗聲應答,麻葉子呀!

        哦,久違的麻葉子。我有多久沒有吃過麻葉子了,估計有二十多年了。小時逢到年關,鄉下親戚總會送來一蛇皮袋半生麻葉子,像今天這種剛剛烙出的餅,晾在曬席上,曬幾個好太陽,然后切成大小不一的菱形片,撒在簸箕里蓋上紗布,放在陰涼處陰干。冬日的太陽,遇到一個是一個,麻葉子服辣太陽曬,曬得越焦,炸得越泡。

      母親在臘月二十九開油鍋,最先炸的就是麻葉子,麻葉子不臟油,油燒熱,抓一把放入油鍋,麻葉子擠擠挨挨的在一起變白變胖,霎時開出朵朵金色的花,糯米的清香一點點在空氣中彌開,這時要快速撈起,否則便炸老了,成醬黃色。母親常說一句:“干魚臘肉,見火就熟”,麻葉子又何嘗不是,每一個節氣,都有與之相對應的吃食。多少年來,這些經過臘時臘月炙曬的食物,在冬陽下風干水分,已帶一定程度的自熟,于天寒地凍之時,得以簡便地供養生活在大地上的我們。春有韭,夏有果,秋有五谷,冬天呢——行走在村莊中,一排排腌制的臘貨,一床床晾曬的干蘿卜、干豆腐、霉渣、麻葉子,它們是村莊的守護者,更像是村莊的圖騰。民以食為天。

        炸完麻葉子,母親開始炸肉圓子,魚塊,藕夾。剛剛從油鍋撈起的麻葉子,還在“絲絲”作響,我就在滿屋肉香中迫不及待抓起麻葉子,一片片地往嘴中送,我喜歡吃米做的任何食物,糍粑,湯圓,團子,它們對我來說比魚肉更有吸引力。為什么會如此呢?許是從小生長在魚米鄉,這方水土的風物世情早已深入骨髓,種植在土地里的谷稻菽粟,一年又一年,滋養我于無形,只一聞到米的清香,心中自有說不出的愉悅。不在農村長大,這似乎成了最大的遺憾,但冥冥中我仿佛聽見來自土地厚重地呼喚,他說,你是我養育的孩子,你的血液里流淌著我的血液。也許,前世我就是一粒稻谷,由一雙無形的命運之手播種,在種滿谷物的大地上一直奔跑,奔跑著來到今生。

        隨爹爹到后屋,兩位婆婆正在制作麻葉子。一位坐在灶前,把大豆秸稈塞進灶膛口,一位用鐵勺使勁攪動碩大鐵盆里的米漿,舀一小勺攤入鍋內,輕輕搟開,蓋上鍋蓋,迅即揭開,翻一下面,一張麻葉子餅便烙好了。烙麻葉子,火候是有講究的。按老人說的,叫“飄(piǎo)火”,秸稈剛放進灶膛點燃時火很大,幾秒鐘的功夫火便弱了,麻葉子餅,需要的就是這一霎那的大火“飄”一下,多了則糊,少了則夾生。生活在鄉間的每一位主婦,都是時光長河里籍籍無名卻多有才藝的匠人,這些噴吐的火苗,就是她們了然于心的靈感。鐵勺一起一落,火苗一明一滅,這些簡樸的鄉間食味便如同戲法般呈現出來。

        婆婆們在外的兒女們即將回家,眼瞅著有好日頭,于是趕緊拿出早已挑好的糯米,將白芝麻炒熟,加上泡好的黃豆,合在一起打成米漿。歸家的游子,想念得緊的是家的味道。天交臘月,卸下行囊,捧一杯熱茶,咬一口母親親手做的麻葉子,“嘎嘣”一聲,那脆,那香,記憶深處的味道全都回來了,聽著遠處的炮仗聲,與家人一起圍坐在火盆邊向火,吃的是麻葉子,品的是鄉愁。

        小時候,也吃過一種叫玉蘭片的食物,半熟的玉蘭片呈透明色,中間有紅綠色的圓點,周邊鑲一圈紅色。還有一種叫“苕果子”,是用紅薯做成的,又是另外一種風味。這幾種小吃,通常都是過年時家中常備招待客人的干果碟。稱為“麻葉子”的食物,全國各地有很多,但都與監利不同,在仙桃麻葉子幾乎變身成了另一種食物,河南的麻葉子撒滿了黑芝麻,做得類似新疆的馓子。所有外地的“麻葉子”均是用面粉制成,只有吾鄉是用糯米,可能吾鄉盛產水稻的緣故,而北方遍種小麥,故多用面粉。

        我希望有人能永遠將它們一代一代相傳下去,雖然我有二十多年沒有吃過麻葉子了,但這種用原始的方式做出的富有人情味的食物,仍然得以在鄉間延續,也令人感到欣慰。我們都是依靠這些平凡的食物長大,從感知食物開始感知世界,現在,我們又從這些食物中窺見過往,這些彌漫著煙火氣的過往,是我永遠的精神原鄉。


      戊戌年臘月

      万博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