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t id="sjd8b"><form id="sjd8b"></form></tt>
    1. <rt id="sjd8b"><nav id="sjd8b"></nav></rt>
      <rt id="sjd8b"></rt>
    2. 汽車沿山路盤旋而上,抬頭即可看見藏身于茫茫蒼壑的慈恩寺,“深山藏古寺,云里聽梵音”,上山途中就像佛偈一樣,層層揭去遮飾和多余,最后見到的就是真實。

        到得寺院,已近黃昏。海撥上千公尺的大洪山頂,居然擁有一處宏大平緩之地,似是為這千年古寺而生成。四周峰巒環列,清風颯颯;重重樓堂廊閣,明凈煌亮。我們這群從塵世跋涉而來的俗物,被這霎現眼前的莊嚴氣象所怔住,山上山下,儼然隔開僧俗兩重天地。

        從齋堂用過晚飯,便在寺院里隨意參觀。山氣日夕佳,飛鳥相與還。眼前山花自開自落,僧人面目安詳,不用參禪,禪無處不在。夜晚來臨前的最后一道殘陽,遍灑圣潔之光,一切都顯得樸素安靜。正是中元節,逢得一場法事。殿上香燭明亮,磬缽齊鳴,身著海青的僧人,低頭閉目,叩拜禮佛,念誦經文。大殿里有一種森然的氣氛,讓我們不由自主地屏心靜氣,跟隨著一起低頭、合掌、屈膝。總認為冥冥之中一切有神靈主宰,萬物有靈,不僅在寺廟,在大千世界,處處也應存敬畏之心。那些不怕說出任何禁忌詞語的人,那些對什么神也不懼的人,甚至那些在食品上做手腳、互相拆毀信任的人,有一天能到佛前,懺悔他們曾經的所作所為,洗凈內心污垢,那該多好。

        晚上的慈恩寺,四山沉煙,星月在水。寺院的廊廡院落,都在月光里。低沉洪亮的鐘聲,不知從哪里傳來,只聽見風過亭檐,清韻裊裊,使人俗慮盡空,心脾俱暢。一見到這樣的山,這樣的月亮,總要生出采菊東籬,歸隱南山的想法,可是一回到花花世界里,清凈了的身心又無比適宜地浸淫在物質的養料中,清風明月只如夢影偶爾閃現,終歸只是俗人一個,終歸只能仰視這樣的星空和月亮。不過此刻,裝裝風雅,體味一下浮生半日閑,風月一閑身,清凈自多閑的悠閑自在。

        下午在隨州市區參觀了“最美的時光”書店,此時再去看山上寺廟里的圖書館。書店,圖書館,多像是這個動蕩不安世界上的安全島,也是每一個讀書人的庇護所。“最美的時光書店”當屬驚艷,現代氣息濃郁。而山頂的圖書館則是清幽,古雅之意十足。一只陶罐,幾把枯枝,逸趣橫生。心經為門,翠竹成墻,蘆葦作簾,耳房聽雨,明窗供月。蘇州網師園,有亭名“月到風來”,用粉屏擷景之精華,謂之“借景”。而此館以窗借光,攝影師兼具設計師的貝姐,處處在館內用光線打造意境,有幾分“園外有景妙在借”的園林之趣。從清晨的第一抹日光,到夕陽西下,透過窗戶、草簾打進室內的每一束光,都是這館內移動的妙不可言的風景,像是神的恩寵和旨意。

        誰不想擁有這樣的書房,開軒面山水,閉門聞書香。坐下來,眼前和背后都是書,書如河流將人溫柔裹住,在萬千本書中選出一本,如同擇一良友,接下來,將交付彼此,成為一個整體。就像作家都有一些近乎神秘的寫作時刻,讀書者也有神秘的閱讀時刻,類似于進入睡眠的那一秒,渾然無覺便墜入黑甜的夢境,太多在瑣碎的現實中壓抑了心智的灰塵,都在夢中如羽毛輕輕抖落。我在書中,書在我中,其余皆是身外物,俱如夢幻泡影。庸常生活里的幸運,是高于生活的某些時刻。我期盼這樣的神秘來臨,雖然它垂顧我的時候并不多。 不看書的時候,用手指一排排撫摩書脊,一遍一遍,上上下下,如撫琴弦,淙淙之音劃遍心間,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充滿顫栗的幸福感和無以言說的滿足啊!或者坐在蒲團上,陷入一種異常徹底的冥思,在這集滿了智者之光的房間里,有無數種思想匯聚,碰撞和交鋒。藏身于書中的每一個鉛字都構成了房間的氣場,在這高于人間一千米的書院里,我們用讀書與世界上的其他人都拉開了距離。

        無緣和大師會面,不如我與自己參禪。此刻,坐在書院里,望滿天星光流云,枕一室清歡,那么,是什么因緣領我來到這里? 想起2007年,出差在浙江舟山,一個春寒料峭的雨夜,晚上去網吧上網,同事告訴我監利有個邊江論壇,從那一刻在屏幕上搜索“邊江論壇”四個字時,我的人生便悄然發生了變化。在奇妙的生命面前,我不知道人的命運到底是由誰掌控,又是誰帶領我們找到前行的路標。在邊江,我結識了一些喜愛讀書的朋友,那是一段快意恩仇的日子,寫文回帖,煮酒論詩,大聲笑,痛快寫,毫無顧忌,恣肆淋漓。從2012年開始的讀書會,也是結緣于那個雨夜。后來,與更多的朋友在這條道路上萍水相逢。《散文》里有一篇文章的標題叫《讀書人萍水相逢》,說的是幾位作家因為讀書而產生的交集,而我們這些喜愛讀書的普通人,于人于物,也有屬于自己的深有意義的美好際遇。這篇文章里說:“寫作就是對暗號,對上了就足慰平生。其實讀書人之間的交往也是如此。”我很認同這句話,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一種人際,這種人際沒有任何利益,不帶一絲世俗,完全是因為讀書、因為文學、因為共同的志趣而產生的人與人之間的交集。 也許,我找到了答案,是這種種彌足珍貴的萍水相逢,將今天的我帶到了這里。不遠數百里來到隨州,參觀最美的時光書店,來到大洪山上,此時,坐在世間最美的寺廟書院里。下次,我還會再來,看今日未看到的日出,看秋涼后金黃的銀杏葉。我期待著屬于生命中每一次奇妙的萍水相逢。

      万博体彩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